第鹃108章 与梅鹃8欢乐岛第一次



站在一旁伺候的是从北京一直跟着梅鹃的刘阳。(ianuaang)刘阳是个四川女孩,在北京时因为王枚的秘书李芳给梅鹃、幽兰和紫香留下深刻印像,所以三人分别找了一个自己的助理,她们的助理不像李芳还负责一些王枚的商务上的安排,而是完全的生活助理。

  在北京时,有三姐妹,我无暇顾及其他,她们也不许可助理到住的别墅的卧室层。到了kaipu,或许真的太孤单,面对一些外国人只有刘阳更亲近些,所以梅鹃与刘阳的关系更像是姐妹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搜索最新更新尽在对刘阳来说,同意梅鹃到国外意味着她将自己的所有生活与梅鹃绑在了一起。刘阳比梅鹃年轻两岁,比幽兰的助手赫娜年长一岁,比紫香的助手跟小女生差不多的华宁比更大得多。按我开玩笑对她们说的。刘阳像个正经的文秘,赫娜则像个颇有心计的女中学生,而至于华宁跟紫香性格一样,最多也就是个活蹦乱跳听话而没脑子的疯丫头。

  我笑问不远处的刘阳:“阳阳,国外还习惯吗?”

  刘阳正专心致志地指挥佣人们上菜,见我忽然问她,她忙站立,笑着点点头:“还好,谢谢先生。”依然是四川式普通话。刘阳是正规外语专业毕业,英语自然没问题,说普通话柔柔的带些四川音,听起来倒不难听。梅鹃微笑看着刘阳。

  刘阳签证比较容易就办理了,而华宁的签证就难得多,如果不是因为华宁签证没办好,紫香早应该离开北京。

  刘阳不像我过去认识的许多四川女孩白白净净,皮肤黝黑发光,在kaipu岛呆着,更显得她皮肤乌黑,不过,似乎工人们对这个乌亮皮肤的女孩子更欣赏。从他们的眼光我可以看出那种发自内心的赞美。

  我想内心或许刘阳有些感到心里不平衡,毕竟她与梅鹃的差别仅仅在于梅鹃是我的人,而她们之间一人是房间的主人,而另一人是雇员。

  梅鹃似乎没等我继续说话,笑问:“赫娜跟幽兰在巴黎不错,华宁怎么回事啊?怎么会那样困难?”

  “我也不清楚,紫香急得每天给埃米打电话。”

  “如果是我也会急死的。”梅鹃嘻嘻笑着说。梅鹃看看刘阳:“等赫娜和华宁来了你们一起就好玩了。”

  “夫人,与你在一起也很有意思的,并不觉得寂寞。”刘阳微微一笑。没人时,她们都叫三姐妹夫人的。

  “只是这段时间跑来跑去忙坏你了。老公,以后可要对阳阳好点,不是她协助我,小岛还不知是什么破样呢。”

  “夫人,你过奖了,主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你忙,我只是协助而已。”

  “好啊,你要我怎么谢?”我笑着说,晚风习习,心情不错,我高兴地问。

  “上次不是告诉过你嘛”梅鹃撒娇地说,“阳阳有个妹妹想出国,希望你帮她办一下。”

  “哦。这件事啊。”我笑笑,不接茬了,心里埋怨梅鹃缺心眼,到现在紫香还没办完呢,如果把刘阳妹妹马上办出来,那不成心让紫香伤心啊。

  刘阳一笑:“夫人,不要让先生为难,等三夫人和华宁来了以后再说吧,反正我妹妹年纪还小。”

  既然刘阳这样说,我倒不好不说了,我一笑说:“阳阳说得也对,等紫香她们都出来后再说吧。你妹妹多大了?”

  “还小呢,刚十四岁。”

  “叫什么名字?”

  “刘淼。”刘阳轻轻一笑,答。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刘淼的名字,恐怕刘阳和梅鹃做梦也想不到刘淼以后会成为kaipu岛举足轻重的人,否则梅鹃和刘阳无论如何不会提议让刘淼出国。

  餐后,我与梅鹃到沙滩散步走了一会儿,梅鹃关心几个工程又去视察了一遍,这才安心地来到我们下榻的房间。

  梅鹃见我与刘阳在客厅坐着聊天,她眼睛亮晶晶的,水汪汪地闪烁凝视着我问:“老公,现在去游泳吗?”

  我自然想体会她领我看的浴室的情况,笑着说:“好啊,走。”

  梅鹃拉着我手到浴池。水池里的水平静而清澈。梅鹃有些含羞地脱下她所有衣物,换上游泳衣。我笑着说:“不穿不是更好,反正也没人。”

  梅鹃羞红了脸调皮一笑,凑上嘴唇亲吻我一下,柔柔地娇媚地轻声说:“我可不希望在kaipu的第一次与你在水中,我希望舒舒服服地在床上。”说完妩媚一笑,跳进水池。

  不说在水池中旖旎嬉戏的情形。

  梅鹃早渴求着更亲昵,所以也并不在水中与我久呆,嬉闹了一会儿,她拉着我,身上裹着浴巾拉着我顺着四周墙壁雕刻着法国名画家安格尔的许多名画的走廊,穿过几个过道进入我们休息的卧室。梅鹃小声说:“以后等我们的房间建好就没这么复杂。”

  进入卧室,梅鹃唰地丢下了身上的浴巾,一把搂住我开始热烈地亲吻我。许久没与梅鹃亲热,她那滚烫柔软的身体猛地刺激得我全身热血要喷出一样,我拦腰抱起她,将她放倒在床上,掰开她双腿就准备往她那早湿呖呖的身体顶进,双手按在她丰满挺立的乳房上,梅鹃翘起嘴,我急切地问:“怎么啦?”

  “你不像过去爱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梅鹃幽幽地说。

  我一楞,似乎冷静了一些,我坚挺的身体放在她外摩擦,她咬着嘴唇,脸涨得通红,“为什么?”我舒一口气,问。

  “你过去不这样的。”半晌,梅鹃略羞涩地说。

  我忽然明白了,一笑,将她双腿用力掰开,趴下开始在她湿润的身体吸啜,梅鹃呻咽一声,忘情地哼叫起来――

  当我们从喘息中平静下来后,我笑道:“你要吞噬我了,我差点败在你手上。”

  梅鹃脸红彤彤的,娇柔地依偎到我怀里,柔媚地撒娇说:“那你也不想想你好久没亲热我。”

  我长舒一口气,躺在床上,梅鹃轻柔地趴在我胸膛,手指慢慢在我脸上划着,她的每个毛孔似乎都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和柔情。

  “你满足快乐吗?”梅鹃轻柔地问。

  “你说呢?”我笑着在她鲜艳的嘴唇亲亲,她脸一红:“我哪知道啊。”

  “不过如果另外两个老婆也在可能更有意思。”

  “是啊,我也觉得她们在一起更刺激好玩,不过我喜欢与你单独一起。”

  “也不知她们现在干什么。”

  ( 我爱上三胞胎美女 /4/4547/ 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