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_第34章 人有逆鳞

本来这个时间点打球的学生是比较多的,王凯也因为这原因让我们先等等别的学生走开后再行动。

虽然我不会去听王凯的指示,但他说得确实有道理,在学校打架是越低调越好,否则引起那些打小报告的人,我们铁定会被校领导请到办公室里喝茶。

不过没过多久,天空竟然开始飘去了毛毛雨,在季节转秋的时候,一场雨可不会像夏天那样短,于是很多学生都因为天气的缘故离开了,而那群郑峰的人竟然还看空出多的篮球场,拉了个人和他们打5V5全场。

“是机会了。”

小胖在旁边已经蓄势待发,而陈程也握紧了拳头准备开干。

“走,咱们上!”

王凯一声招呼,就率先带着他的人冲过去了,而我也朝刘江等人递了个眼神,跟着就朝篮球场那边跑过去。

当我们过去的时候郑峰的人并没有发现,还在那儿兴致高昂的玩儿球呢。直到王凯他们把其中一个人按到地上,他们才意识到我们这帮人是来搞他们的!

“草,刘江,你特么上高中还敢跟我们搞?”

其中拿着篮球的人一眼就看到了刘江,而刘江之前也说过他们寝室以前就和郑峰有过节,于是刘江二话不说,抡着拳头便跟猴子他们扑了上去。

我和陈程他们也立即参与到了这场群架之中,大家的斗志都挺高的,毕竟对方人少咱们人多,挨揍的也是郑峰他们的人!

“打,给我打服!”

王凯那边很快就弄翻了一个人,嘴里一边喊着还一边踹着已经趴在地上的那人。

不得不说,王凯比我更会混,要我以前的话,可能还不知道打服是啥意思。但自从我决定要朝着高一老大的位置努力后,我就明白了。

服,是对方向你低头,承认你比他牛!

如果说以前我有上位的心思完全是出于要气沈菲,让她在我面前主动把衣服扒干净之类的话,那么现在,我就是因为享用这种感觉,以及有能力让自己想保护的人不受到伤害。

特别是舒蓝被李斌那叼毛欺负过,让我到现在都还有一口气没撒完,只可惜这十个人中没有李斌,倒是让我有些失望。

仗着人多,我和陈程也联手把一个人打趴下了,我也学着王凯的样子踹了他后背一脚,说:“服不服?”

可那人直接转过头瞪了我一眼,说:“你当你是谁啊!”

我心想可能是我揍得不够狠,于是就又重重的踩了一脚。

但就在这个时候,操场周围忽然有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我抬头一看,是郑峰带人过来了!而且还不止他一边。

从宿舍那边,是李斌带的学生,而从教学楼上边下来的,则是郑峰带来的学生,可这帮学生很多人头上都染着颜色不一的头发,显然不可能是我们二中的学生。

“草,郑峰那家伙知道这事儿?”

王凯把面前的一个人踹翻,当场就破口大骂了一句,随后,他又恶狠狠的看向我,冲我吼道:“杨林辉,特么是不是你那边的人告密的?”

“是个毛!”

我立即反驳:“我都是今天放学才说的,怎么会有人告密?”

“麻痹……”

王凯皱着眉头,朝左右两边不停的张望着。

很快,郑峰和李斌就把我们这十几个人给围在了中间,要知道,就郑峰带来的混混学生,已经有十几个人了。再加上李斌带来的十几个人,人数差不多是我们的两倍……我们被郑峰给反阴到了!

至于原因,已经不是我们现在所要思考的问题了,因为郑峰带来的这三四十个人要怎么应付,才是我们最大的难题。

渐渐的,我们朝篮球场中间靠拢,而郑峰也带人完全围住了我们。这时,郑峰从人堆里走出来,戏谑的看着我和王凯说:“哟,杨林辉?王凯?你俩居然能凑到一块?”

他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说:“我记得,你们初中的时候不还喜欢那贱女生吗?初三就玩那东西,真特么的够贱,也不知你俩是咋想的。还有啊,杨林辉你还和这种贱女人好上,老子也是够服气的!”

“草!”

我直接骂出了声,别人这么说舒蓝,我肯定是一万个不乐意!

我当时压根就没去想他怎么会知道舒蓝初中的事儿,因为郑峰把什么贱啊的词用在舒蓝身上,完全把我给气火了,我哪儿还去管谁人多?朝着郑峰就冲过去要揍他!

可他身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个绿毛和一个黄毛,在我还离郑峰有段距离的时候,就半路把我给抓住了,还朝着我肚子来了一脚,疼得特别厉害。

“草,辉哥!”

这个时候,我听见了陈程的声音,而且身后也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毕竟陈程也对舒蓝有过好感,所以我猜他肯定也被郑峰给气恼了,但过了一会儿后,我看见竟然是陈程和王凯俩人都来了!

这时我才回想起来,在初中的时候,王凯就跟舒蓝表白过了……

紧接着,我们剩下的人也都齐齐朝我这边赶了过来,想要帮我,可郑峰也不是啥子,看见我们的人都过来后,目光一狠,沉声说了句“打”,就把我们给围在中间胡乱一通揍。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能反抗,可郑峰他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根本就招架不住,不说其它,就我在这段时间里身上挨的好几下,我甚至都特么不知道是谁打的。

“呵,快求饶啊,老子就是要揍你们,不然凭啥舒蓝要在你杨林辉玩那东西,在我面前又装纯,老子就是不服气!”

话音传来的时候,我腿被狠狠的踢了一脚,我连忙回头去看那人,毫无意外,是带着眼镜的李斌!

而且他当时的面部表情特别狰狞,就好像揍我能纾解他心里的怒火一样,那一脚就把我给踹得够呛。

我想盯准他去打,我说过,我是不允许别人这么说舒蓝的,可我比一个人慢了一步。

在我旁边的王凯,竟然直接迎着他扑了过去,而且双手还掐着他的脖子!而且是双眼通红,不要命的那种。

第一次,我和王凯的想法达成了共识,我找准机会,忍着腿上的疼痛就把李斌给直接扑到了地上,并直接扇了他一耳光,说:“让尼玛的乱说话!”

可周围的人也不是看戏的,这期间我被人揍了好几下,而且郑峰带来的那帮混混学生打起人来特别狠,我明显感觉到背上有块地儿被打肿了。

但我一声也没吭,为的就是让李斌知道,在我面前侮辱舒蓝会是怎样的一种后果!

我再扇了他一耳光,并朝他吼:“给舒蓝道歉!”

这一耳光,直接都把他的眼镜给扇掉了。

可李斌还特么的嘴硬,不仅如此,他还说了句让我绝对不能忍受的话:“你为那贱女人装个毛,老子是看错了,她就是贱!”

我冲他大声吼,并且顺势就拿出了随身而带的铁盒,狠狠的插进了李斌的匈口。

李斌的表情瞬间木讷了,而周围的人,也因为我的举动而渐渐散去。

我喘着粗气,可手中已经沾满了一片鲜红……

我是一个很能忍的人,又是一个很不能忍的人。

小学,我妈去世,我被嘲笑是个没妈的孩子,我能忍。

初中,舒蓝因为某些误会而找人打过我,还让沈菲在我嘴里塞过七度空间,最后传到了学校的论坛……我能忍。

可是,别人说我坏话没啥,但要说我妈的坏话,我小学就能在背地里骂成一篇文章。

而舒蓝,她是我极度自卑那段时间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现在第一个交的女朋友,毫无疑问,我现在能认识这么多朋友,多多少少都是因为她,我才会有交朋友的心思。

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女人已经离开了,但喜欢我的女生还在。

侮辱她,我本就不能忍受。

更何况我知道了舒蓝的身世,我知道她也和我一样,很可怜,所以我必须得更加的保护她,让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和侮辱她。

人有逆鳞,而李斌,就恰好触碰到了我的逆鳞之处。

看着李斌血红的伤口,我没有去想任何关于我自己,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我只觉得他该,他欠,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雨,越下越大,刚刚还嘈杂的操场上,已经安静得能听见“哗哗”下雨的声音了。

我的头发被淋湿,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也通通湿了个透。至于李斌躺着的位置,已经被雨水浸泡出了一滩血红。

“怎么了怎么了,都是谁围在那边打架!外校的都有谁!”

划破安宁的雨声的声音,是来自匆匆忙忙从台阶上跑过来的校领导以及四个穿着警服的民警。

当时,校领导还在边过来边嚷嚷:“我记得你穿的校服,技校的学生是不是?你来我们学校干啥?”

直到我的周围被让出了一条通道,校领导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民警招呼着校领导们的声音:“快送医院,快把学生送医院!”

我拿着铁盒的手被人给弄开了,可能是警察,也可能是学校的领导……

紧接着,一把冰冷的手铐缩在了我的手腕上,旁边的民警从背后推了推我:“先把这人给带上车,再挑两个学生了解情况。”

说实话,我当时的内心很平静,我甚至还看清了同样跟我被带上警察的人有王凯和郑峰,不过我被隔离了,不是和他们同一辆警察。

架着我胳膊的警察把我给推上了警车,车子发动,他还朝我厌恶的说:“小兔崽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捅人了?去局子里给我说叨个清楚。”

喜欢我的同桌不太纯请大家收藏:()我的同桌不太纯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