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_第257章 怎么救沈菲

去旅馆开了两间房,毒婆的人单独住一间,我和舒蓝一间。

洗簌好后躺在床上,舒蓝就把我抱得紧紧的,尽管她的情绪已经比白天时候要好多了,但是那种受过惊吓的不安分感还徘徊在她的脑海里。

这种状态我能做的就只有让她抱着了,因为这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令舒蓝慢慢忘却,外人来劝说是没什么用的。

我拿出手机给刘江打了通电话,确认了他的伤情。

刘江说他的伤还好,没麻药刚过那会儿这么疼了,但还得养几天。而他还告诉了我一个不错的消息,那就是毒婆带人把狮子门在官渡小镇的酒吧一锅端了。

我琢磨着沈华到底知不知道韩老大被我杀了的消息,心里有点不放心,毕竟沈菲还在他手中。

于是我就给沈华打了通电话过去,试试他的口风。

沈华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他说他正忙着跟三大帮派交火,现在地盘基本上都属于狮子门了,三大帮派已经不知道找了个什么地方窝了起来。

不过他倒是问了我在云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为什么是我给他电话,而不是韩老大给他电话。

我早就想好了解释,告诉他,我正在跟舒蓝处着,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去毒婆那边办事儿,至于韩老大,在我和舒蓝相处的时候,他自是不可能在我身边了。

沈华相信了我的话,但我还想确定一个消息,就问他现在沈菲怎么样。

沈华淡淡的回答我说,沈菲的安全不用我担心,她现在还在那庄园里边,安全得很。

挂了电话,舒蓝微微抬起头,轻声问我说:“菲姐怎么了?”

我叹了口气,回答说:“她被沈华禁闭在庄园里了。”

“啊?”

舒蓝惊讶的说:“沈华不是挺疼菲姐的么?怎么会……”

“所以啊。”

我点头说:“这次沈华算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了,明天回去之后,说不定我还得去一趟沈华那边,想办法把菲姐救出来。”

“嗯嗯。”

舒蓝连连点头,随后又有些担心的看着我说:“可是……沈华那边的话,你也不太好办吧?总之……小心点。”

“嗯。”

说了几句话后,我和舒蓝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舒蓝的精神头比昨天要好多了。

跟毒婆的人碰面后,我们在旅馆里吃了顿早饭,然后就直接上车继续赶路了。

预计的时间,差不多是在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到。

可是在路上我就有些发愁,因为我得想一个借口,怎么才能在能瞒住沈华的情况下,还能把沈菲给救出来。

当天中午,王凯给我打了通电话,汇报他们和三大帮派的情况。

他说,现在他们已经窝在南桥头基本上出不去了,本来那地方就是农村,治安不是很好。

一次沈华的人看见他们后,直接就朝他们的人开枪了。

在道上的两边,我们这方的情况也很不妙啊!

我问他:“那沈华那边的枪支你们估算过没有?大概有多少?”

王凯沉声说:“牛哥估计过了,他说至少也得有一百来把枪,沈华的五个堂口重新分配了一遍,将足足一个堂口的人都配备起了枪,而这段时间,也主要是那个堂口的人来抢三大帮派的场子。”

我问他说:“那牛哥他们有没有什么计划?或者说……有什么想法没有?”

王凯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将电话交给了钱程雕。

雕哥对我说:“杨林辉?其实,现在我们似乎只有一条路可以选了……”

“哪条路?”我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主动去北郊,找上狮子门!”

雕哥狠狠的对我说道:“反正狮子门已经在道上跟我们彻底撕破了脸皮,如果我们不反抗,恐怕最后的结果也是倒在他的枪子下,我们还不如用现在的人手去跟他拼一拼。在你过去的几天里,我们也已经渐渐将人往北郊开始转移了。”

我没有立刻回应雕哥,心中暗暗盘算着这样做法的可行性。

而雕哥没有说话,也没有将电话挂断,只是耐心的等待着我的回应。

我问他:“那我们这边的枪支又有多少?”

雕哥很快就回答说:“三十多把。”

“相差还是太远了啊。”

我叹了口气,尽管心里不是很认同雕哥他们想要应聘的做法,但是事到如今,我们仿佛也只有这样去做了。

当时我就想,如果能从毒婆那边借点枪过来就好了,可是过境的时候需要安检,我没有上边的关系,根本就把枪带不出去。

“所以杨林辉。”

忽然,雕哥开口说:“你回来的时候就直接到北郊的城门口去,你说个大概的时间,我和王凯他们直接在那里和你碰头。”

我说好,然后就问了前边开车的毒婆的人,大概要多久才能到北郊的城门。

他说差不多是在五点半左右,我就把这个时间告诉了雕哥。

挂了电话,舒蓝也在旁边问了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因为她听我的语气,就感觉到了我们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好。

我把跟雕哥他们说的话告诉了舒蓝,舒蓝也沉默了。

不得不说,舒蓝在这方面的想法上,是不如沈菲的。

如果这个时候在我身边的人是沈菲的话,或许她能帮我想想办法吧?

在货箱一摇一摆的驶进下,倒退的天色也变得越来越黯淡。

比预想的时间要晚一些,我们是差不多在六点的时候到的北郊城门口。

而王凯他们,也早早的在路边等着了。

“谢了。”

下车后,我给毒婆的人说了声谢。

他朝我摇了摇头,说他还要进城去加油,否则返回云南就不够了。

随后,他便继续开着车走了。

“辉哥!”

王凯他们从路边跑了过来,雕哥、牛哥,白狐、黑狐,甚至是各个帮派的小老大都在。

牛哥上前一步,对我淡淡的说着:“今天晚上我们就准备将人手全部调过来了。”

我点头说:“那我们要调到北郊的哪边?”

牛哥朝旁边的一处荒野指了指,说:“看见那边的农民房了吧?那里已经被我们给盘下来了,而且离沈华的家也近,到时候我们来个出其不意,只能像现在这样去跟沈华拼运气了。”

对此,我没有太大的意见。

简单的跟他们聊了两句后,我就带着舒蓝和他们去了北郊的房子。

夜晚时分,我和牛哥他们几个帮派的老大和堂主在房子面前的大坝上集合。

牛哥说:“面包车已经都准备好了,但是千万要小心,特别是不要碰见狮子门的人,如果要是碰见了……”

说着,牛哥就对旁边的钱程雕使了使眼色。

雕哥立刻会意,朝屋里的一个小弟说:“抬个箱子出来。”

没过多久,两个鹏展堂的人就搬了个木箱在我们面前。

雕哥亲自动手把木箱打开,夜色之下,那纯黑的枪支放在里边还透亮着旁边的灯光。

雕哥从里边拿了一把手枪给我,说:“杨林辉,我们每人一把,然后咱们分别去一辆面包车上,也好将我们的人给安全的调过来。”

说完,雕哥也给其余人一人发了一把枪。

不过,因为我们手中的枪支有限,能佩戴枪的,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主要的发话人。

简单的安排了一会儿后,大家就安排说准备进城了。

于是我也就跳进了一辆面包车里,开车的人是白狐。

一共九辆面包车,我和白狐所在的车子开在中间,跟着队伍进城。

白狐一边开车,一边瞟了我一眼,说:“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和狮子门的韩老大,一起去的云南吧?”

“嗯。”我点了点头。

白狐说:“那韩老大呢?你回来的事情沈华知不知道?”

我摇头叹了口气,说:“暂时还不知道啊。”

“嗯?”

白狐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你看上去好像还有别的事在愁?”

“可不是吗?”

我也没有否认,直接就跟白狐承认说:“菲姐现在被沈华给控制住了,而且时不时的就会用菲姐的安危来威胁我,如果我不尽快把她救出来的话,恐怕到时候他还会利用菲姐的点来要挟……就像上次那样。”

“沈华没有像那天对你承诺的那样将沈菲给放了?”

望着前方,白狐的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她也知道,其实我的话的分量,是足以让给王凯和钱程雕退出反抗的。

比如上次,我在沈华用沈菲威胁我的时候,我选择了妥协,王凯和雕哥就跟着我的话率先退出了。

不过,白狐在诧异了一番后,又冷不丁的问了我一句:“那沈菲是被沈华安排在哪里了?”

我把庄园具体的位置告诉了白狐,白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咦?”

我诧异的看着她,心想,难道她问我这些……是有什么办法将沈菲救出来吗?

可是正当我要开口问她的时候,白狐那冷冰冰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那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也觉得这事儿挺不好办的。”

……

晚上的人员调动,没有出太大的岔子,我们的运气也没有背到这么小心都会碰见狮子门的人。

只是因为我们的人太多,途中被警察给拦了一次。

但还好鹏展堂这边的何伟跟警队有关系,否则的话,我们就得担心身上的枪会不会被发现了。

北郊那边的农民楼挺大的,我们所有人住进去后,房间都还空了两间出来。

等我们回去后,舒蓝还没有睡但一脸的困意。

我问她怎么这么困了都还不睡觉,她说不放心我,非得等我回来才睡。

我笑着说她傻,困了直接睡就行了,不过心里倒是觉得暖暖的。

洗簌后,舒蓝很快就睡着了,但是这天晚上我很久才入眠,因为我还在担心怎么去救沈菲的事情。

第二天晚上,我是中午才醒的,舒蓝看我醒了,就让我快些洗簌好吃饭了。

在农民房外边的大坝,大家坐了好十几张桌子。

雕哥招呼我过去到他那边去坐,给我和舒蓝正好留了两个位置。

坐下后,我朝周围看了看,因为这一桌明显是三大帮派老大坐的地方,可是我却没有找到黑狐和白狐。

在四周看了一圈,我还是没有发现她们。

我不禁问雕哥:“怎么没有看见白狐和黑狐?”

雕哥说:“她们啊……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要去沈华的庄园。”

喜欢我的同桌不太纯请大家收藏:()我的同桌不太纯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