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_第262章 好多好多的话想对你说

我爸那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沈华不让狮子门和兽王会归并的话,他随时就可能让他带来的那足足四卡车的人加入进来。

但沈华又是那种有着野心,却不愿意归顺的人。

他沉默了许久后,就沉声对身边的人说:“不管怎么样,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先打!”

零星的枪声,在沈华这边赫然想起,而紧随其后的,却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枪声,阵势要比沈华这边浩荡许多。

我朝外边看了一眼,原来兽王会配备的枪几乎都是冲锋枪,威力比起沈华这边着实要大多了。

没一会儿,狮子门前边的人就已经倒下了一片,估计有三分之一个堂口那么多!

“杨林辉是他儿子?怎么我们连这个情报都没有!”

沈华连连朝庄园里边后撤,一边退,还一边朝身边的人发火。

他旁边的一个小弟说:“沈先生,我们之前是调查过了,可资料显示的……杨林辉他爸只是个普通工人啊!”

“普通工人能这么跟老子干?”

沈华一巴掌扇在了那人的脑门上,那模样明显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

我正想探出头,带人去将沈华控制住,毕竟狮子门现在已经彻底乱了套。

可是我脑袋将将抬起,离我很近的地方就飞来了一颗子弹,我吓得连忙将头重新埋低。

“你傻啊。”

沈菲在旁边悄悄说了我一句:“你爸带来的人有这么多枪支,我们还起来干什么?等着他们结束战斗不就行了吗?”

我心想也是,就趴在地上,偏着脑袋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如果说之前我们是被狮子门的人用枪扫射,那么现在就是换成狮子门的人被兽王会用枪扫射了。

特别钱程雕,他从我爸那边拿了把冲锋枪后,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一边吼着,一边就往前冲。

其实从钱程雕愿意听我的话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他对以前兽王会的感情肯定特别深,否则他也不会那样无条件的去相信我,或者说是去相信我爸。

仅仅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狮子门以山羊为首的堂口,节节败退。

不是被兽王会用枪击倒,就直接是被人给上来控制住了。

狮子门,大势已去……

“辉哥,菲姐,你们快看!”

忽然,王凯在旁边叫了声我和沈菲。

我和沈菲几乎是同时朝他用手指的方向看去,沈华竟然带了七、八个人,拉着舒蓝朝屋子里边跑了!

我疑惑的说:“沈华往屋里跑干什么?躲也躲不了啊。”

“不对!”

而沈菲却立刻皱紧了眉头,并对我说:“辉,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在我家别墅有个地下室?”

我点头说:“记得啊。”

沈菲说:“那个地下室,能从我家别墅下去,也能从这边下去……”

我当时就惊讶了,说:“可是这庄园离你们家还是有点距离的吧?”

沈菲凝重的说:“其实这地下室就是我爸用来装货的,为了隐蔽,当然是地下更安全。”

“那他岂不是要跑?他还把舒蓝带走了!”

我当即就想站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声音:“是谁趴在这里,别特么乱动!”

本来听见有人在喊我们的时候,我顿时就有些紧张了,心想会不会是狮子门想狗急跳墙的拿我们几个开刀。

结果一听声音……这特么不就是鹏展堂的雕哥吗?

我无语的转过身去,说:“雕哥,是我们。”

听到我的话,沈菲他们也回头看了一眼。

“啊?原来是你们哈,那你们在这儿趴着干啥?”

雕哥把枪放下,尴尬的朝我笑了笑。

我从地上爬起来,朝周围看了看后说:“倒是你雕哥,怎么就你和四个兄弟就冲到这边来了?狮子门的人可都在外边呢。”

“这不杨哥回来重建兽王会,让我太上头了么……”

雕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而这个时候,沈菲却在旁边给我使了使眼色。

我心头一紧,这才想起来,沈华现在很可能已经在逃跑的路上了。

我连忙对雕哥说:“雕哥,快带上你这边的兄弟,咱们先去地下室!”

“地下室?”

雕哥疑惑的看着我,我也没功夫给他们解释了,连忙就让沈菲带路,而雕哥他们也赶紧跟着我和沈菲走进了庄园的屋子。

路过客厅,沈菲直接就去了一间卧室,然后在卧室的门口弯下身子,将一张歪歪斜斜放着的地毯拿开。

结果在地毯掩盖的地方,正好有两个不大的窟窿。

沈菲将两根手指伸了进去,一边将地下室的木板掀开,一边对我们说:“看样子我爸走得很急,连地毯都没怎么摆放,我们快点是能追上的。”

木板被沈菲掀起放到一边,我们一共差不多十个人立刻就走了下去。

地下室停亮堂的,因为在这不算太窄的过道两旁都亮着淡黄的灯光。

“直接朝前走就行了,这地下室没有别的路。”

听沈菲如此说道,我们就快速的朝前跑。

期间路过几个旁边有偌大空间的地方,都放着了好些装着“货”的麻袋。

大概跑了将近十几分钟,沈菲猛然拉住了我,对我说:“辉,你停下来,静一静。”

我连忙示意大家停下脚步,紧接着,我就听见离我们很近的前方,正传来沈华的声音:“快点,别把毒婆的孙女给落下了,咱们狮子门可以输一次,哪怕是元气打伤,我们也能够靠毒婆那边的货物重新站在道上,她现在是咱们唯一的希望。”

随后,还有舒蓝倔强的声音:“你想多了吧?我外婆还将那些货交给你吗?实话告诉你,我外婆已经不准备做那生意了,手中的货也会全盘交给外地的势力。”

“闭嘴!跟我乖乖走。”

沈华朝舒蓝喝了一句,再然后就只剩下他们离得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了。

不过他们的速度明显比我们慢了许多,毕竟沈华要带着舒蓝,舒蓝是肯定不会太配合她逃跑的。

“好了,确定我爸他们就在前边,现在我们可以追上去,别等他们出别墅,说不定那边还有接头的人。”

确定好消息后,沈菲就告诉我说可以继续追了,于是我招呼着雕哥他们,就继续着雕哥他们朝前边追去。

沿着走廊,来到真正的“地下室”,也就是比走廊要宽敞更多,足有一个客厅这么大的空间时,我们看见了沈华的背影。

我连忙朝他喊:“沈华,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沈华停住了脚步,并招呼着他的人转过头来,朝我皱着眉头说:“杨林辉?好啊沈菲,是你带着他过来的?”

沈菲沉默着,没有说话。

因为对她而言,沈菲只是在亲情和爱情之间选择了爱情,但这并不是说明亲情对她就不宝贵。

我把沈菲朝身后拉了拉,然后对雕哥使了个眼色。

雕哥拿着冲锋枪对准沈华,说:“沈华,你再跑试试!”

沈华明显一愣,随后就将舒蓝拉到身前说:“杨林辉,让钱程雕把枪放下!否则你倒是要试试看,子弹是先打在我的身上,还是打在她的身上!”

我连忙拦住了雕哥,脸色有些不好看:“先等等。”

沈华……上一次是拿沈菲做威胁,这一次果然就是用舒蓝来威胁我了。

“老公,你……唔。”

舒蓝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沈华立刻用手捂住了嘴。

“辉。”

这个时候,脸色同样不是很好看的沈菲走到了我旁边,对我小声说:“按照我说的去做……”

听完沈菲的话,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沈华说:“沈华,你是在别墅那边安排了接头的人,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沈华皱了皱眉头,但是却将舒蓝往前边推了推,生怕我现在就会让雕哥开枪一样。

我说:“那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们走到那边的出口,你也没必要怕我们了。只要你将舒蓝还给我,我就放了你。”

“一言为定。”

沈华露出一抹笑容,缓缓的向出口后退。

我叹了口气,沈华的表情,就说明他肯定是不会老实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而沈菲刚才跟我说的时候,也明确的说了“我爸不可能会同意,那么你就……”

跟着沈华他们走到门口,沈华淡淡的对我说:“好了,毒婆的女儿还给你,你过来接她吧,但只要你让钱程雕开枪的话……你知道后果。”

“我和他一起过来。”

紧接着,沈菲就走到了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朝沈华走过去。

沈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也点了点头。

可是就在我们离沈华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沈华却忽然把舒蓝朝后边拉了拉。

“把毒婆的女儿还给你?想得美!”

“开枪!”

几乎是在同时,沈菲也对雕哥大声喊了一句。早在我听沈菲说了她的安排后,我就告诉了钱程雕,如果沈菲让他朝沈华开枪,那么就可以开枪了。

因为沈菲告诉我说,她保证舒蓝没事,因为人的反应是不比子弹的。

突突突——

冲锋枪的声音瞬间响起,可是沈菲保证舒蓝不会中枪,却不是按照她的那套理论。

而是她朝沈华扑了过去,并拼命将舒蓝扑倒在地。

可是第一发子弹,就直接击中了她的后背……

“菲姐!”

我朝沈菲大声喊,可是雕哥开出的枪已经停不下来了。

第二发、第三发子弹,通通击中了沈菲的后背!

而沈菲也在成功将舒蓝的安全保证过后,才和舒蓝一起倒在了地上,而随后,冲锋枪的子弹也击中了沈华和他周围的人。

沈华倒地并断了气,可我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功夫去管他,连忙就过去扶起舒蓝,然后蹲下去抱起沈菲。

沈菲颤颤巍巍的偏过头来,朝我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可她的嘴角却有血……

“菲姐!”

我大声的喊着沈菲,可沈菲却将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给缓缓闭上了。

顿时间,眼前一片潮湿。

闪烁的泪光中,仿佛那个在道上帮我出谋划策的女人,还大大方方的在我眼前活泼。

仿佛那个教我吉他,和我配合弹唱的女人还在清唱着那首“如果你也听说”。

就像歌词写的那样,有好多好多话,我还想对沈菲说,告诉她,她在我心里已经不再是比舒蓝低的那个人了……

两年前的景象,也仿佛还在眼前。

那个往我嘴里塞卫生巾,叫我矮矬男的女人,现在却是我最不舍的女人。

喜欢我的同桌不太纯请大家收藏:()我的同桌不太纯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