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台一百零二章 三个男人一个台戏



两人坐车往回开的时候,单若影偷偷地瞄了一眼脸色阴沉的顾洛阳,鬼始神差地说了句:“对不起!”

  说出來之后,她就后悔了。

  因为她明显的感到顾洛阳的脸色更难看了。

  长久的沉默之后,顾洛阳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才悠悠响起:“其实,我还是喜欢那个在我面前任性骄蛮的小影!”

  可是?有些感情就算再怎么刻意去维持,终究还是变了。

  单若影实在不想继续在这样的低压气氛中待下去,她让顾洛阳把她带到原來租住的房子门口,借口自己要回去拿点东西,让顾洛阳自己先忙。

  顾洛阳又怎能不知道她的想法。

  此时此刻,他除了顺着她的意,他还能做什么?是自己一步步把这个以自己为天的女孩子推出了自己的天空,让她在别人的天空下绽放美丽,他却只能远远地看着,心痛感觉让他喘不过不气來。

  单若影推开房门,里面的摆设一如她走时的模样,沙发前的茶几上竟然还是明亮如镜,沒有落下一点灰尘。

  淡淡的烟草气息若有若无的飘來,单若影恍然,自己不在的时候,顾洛阳肯定曾经在这里点上一根烟,静坐上一段时间,然后打开窗户通风透气,再像个居家男人一样细细地打扫着房内的卫生。

  单若影想到这,鼻子有些酸酸的,顾洛阳现在是对她越好,她就越是愧疚。

  自己一直以來理所当然的享受他的好,现在回想自己曾为他做过什么?脑子里竟然沒有概念,,,当年为他顶罪,但这件事自己似乎也沒有什么损失;为他去学医,但受益最多的还是自己。

  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沒心沒肺地过,从來沒有去仔细思考过这些问題,现在想來,以前的自己真的沒有像自己以为的那样深爱顾洛阳。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单若影的思绪,她拉开门,看到舒易梵正一脸凝重地站在门口。

  她拉着他的手进來,轻声问道:“怎么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门还沒來得及关上,舒易梵就紧紧地抱住了她:“我吃醋了,凭啥他可以那样抱着你,好像你是他一个人的似的!”

  单若影推开他,关上门后,再回过身子抱住他的腰:“你沒出现之前,我就已经是他妹妹,是他唯一的亲人,如今我已经把他的唯一位置变成了唯二,该不爽的应该是他吧!”

  “反正我受伤了,你得安慰安慰我!”

  单若影踮起脚尖:“叭”的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舒易梵哪能知足,俯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身子噙住她的唇便细细碾磨起來。

  正是浓情蜜意时,单若影的手机铃声不合适宜地响起。

  她推开舒易梵,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才从包里拿起手机。

  ……

  挂掉电话之后,单若影看向对面一副欲求不满样的男人,轻笑着说道:“哥叫我们晚上一起去吃晚饭,你去不去!”

  舒易梵粘过來,酸不啦叽地说道:“如果他是以大舅子身份请我去,我就去,如果不是,我还要考虑一下!”

  单若影翻了他一个白眼:“爱去不去!”

  晚餐是在顾洛阳的家里吃的,顾洛阳从小独自生活,厨艺向來不错,烧了满满一桌菜。

  舒易梵第一次正式登门拜访,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最后还是买了两条高档烟和两瓶高档酒。

  当他提着烟酒到的时候,单若影已经在厨房里帮忙了,來开门的竟然是林子明。

  舒易梵眉头微皱,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怎么单若影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长得妖孽啊!

  林子明笑得特别春意盎然,热情地接过舒易梵手中的礼物,高声地说道:“妹夫來啦!请进,请进!”

  舒易梵的手被林子明貌似无意地抚摸了一下,他浑身上下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心中的危机感却立即消失了,,很明显,这个美男是个基,这个绝对是可以拉拢的战友。

  进得屋内,看到厨房里两人同时回过头來,那样子就像是新婚不久的夫妇,这个想法让舒易梵相当的不爽。

  林子明看了一眼舒易梵,大声地喊道:“小影,快出來,你家小舒來了!”

  单若影还在忙着洗菜,回道:“你家來客人了,你还不赶快好烟好茶伺候,喊我干嘛?”

  林子明果然很娴熟地泡茶,递烟,很是周到。

  四人在餐厅里坐定的时候,气氛还是比较诡异的。

  舒易梵已经知道林子明和顾洛阳的关系了,心中那是相当畅快,,这个顾洛阳果然是个基,否则自己家的小若这么好,他怎么可能兔子不吃窝边草,如此一來,最大的情敌已经不战而败了,自己的美好生活即将更加美好。

  而顾洛阳则是一脸的阴晴不定,每看到单若影为舒易梵布一次菜,他的眼睛就像刀一样射向某人,然后自己夹着同样的菜,狠狠地嚼着。

  林子明则一改平时的咋咋呼呼,只专心对着桌上的菜猛下筷子。

  吃到一半的时候,顾洛阳放下碗筷,一副长辈的模样,严肃地说道:“舒易梵,今天我烧的这些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是小影平时爱吃的,你会烧几个!”

  舒易梵刚刚吃了一口糖醋排骨,那软骨还卡在喉咙,听到顾洛阳点名问话,愣是差点岔气。

  待吞掉软骨,扫了一圈桌上的菜,天,这些红红绿绿的菜,自己会吃之外,哪里会烧啊!

  他吞了吞口水,吃力地说道:“我只会煮面和煮粥,还会西红柿炒蛋,其他的都不会,但如果顾哥肯教的话,我会认真学的!”

  顾洛阳脸色不郁地看了单若影一眼,意思是这就是你选的人。

  单若影忙打圆场:“哥,你这厨艺哪是一般人学得会的,以后如果我想吃了,我就來你这蹭饭就是!”

  这话顾洛阳爱听,他再次看向舒易梵:“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家小影!”

  这下岔气的不仅仅是舒易梵了,单若影连咳几声,才顺过气來:“哥,你说什么啊!我这才刚工作,哪能马上就结婚,再说了,谁规定谈个恋爱就非得结婚的!”

  “就是,好像怕妹妹嫁不出去似的!”林子明也在旁边小声嘀咕着。

  顾洛阳横他一眼:“你别插嘴,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切,我比你更有资格,好吧!”林子明话音刚落,头就被顾洛阳扔过來的筷子打了一下。

  他抬头看着顾洛阳阴沉的脸色,立刻埋头吃东西,真的不再说话了。

  气氛有点不对哦,单若影赶紧转移话題:“哟,现在嫂子变得温顺娴淑多了,看來哥哥**有方啊!”

  “你闭嘴!”这是林子明和顾洛阳不约而同的吼声。

  “瞧瞧这默契程度,还真是不一般的好!”单若影咯咯地笑开了。

  可是?单若影笑得好尴尬,因为在场的人沒一个人附和的,她止住笑之后,看着顾洛阳还是盯着舒易梵,一副不回答此问題誓不罢休的感觉,她轻轻地踢了舒易梵一下,给他使个眼色让他别乱说话。

  舒易梵轻轻地握住单若影的手说道:“小若,对不起,我会娶你,但不是现在,我还有些家事要处理,等家事处理好以后,我马上就娶你!”

  “啪!”顾洛阳面前的盘子颤动了一下:“你的家事,还是我來说吧!你家老头子不同意你和小影交往,不是吗?”

  舒易梵微怔片刻,惊疑地回答道:“你怎么知道的!”

  “哼,我怎么知道的,你家老头子查小影的底都查到我这儿來了!”

  “有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不过,顾哥,你放心,我会说服我家老头子的,这辈子我是不会辜负小若的!”

  单若影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舒易梵交往以來,还真沒想过两人的以后,她从小无父无母,生活过得比较随性,自己有什么想法,只要不太过份,顾洛阳也都一直顺着她,所以她从來沒想过,自己和舒易梵交往还要经过谁同意。

  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舒易梵,慢慢地抽回自己那只被握的手,冷然地说道:“真有趣,我还沒打算嫁给你呢?你家人倒好,已经开始调查我了,告诉你,舒易梵,我和你交往,也就是我看着你一时顺眼,以后怎么样还不一定呢?你也别急着去说服谁,真是够莫名其妙的!”

  说完,单若影站起來,对着顾洛阳说道:“哥,我累了,我要睡一觉,我去客房眯一会儿,你们请自便!”

  舒易梵沒想到单若影对这个问題会这么敏感,如果她对自己的态度真的如她所说只是“一时顺眼”而已,那自己到父母那去争取又有什么意义。

  哼,这些日子自己还自作多情的在老爸老妈那里为她说尽好话,为了博得父母的认同,最近是天天回家承欢膝下,为了怕她知道后难过,所以一直将这事瞒着她。

  原來一切都是做无用功。

  他看着单若影离去的背影,有些自嘲地笑笑,再看着满脸铁青之色的顾洛阳,说道:“原來是场鸿门宴啊!多谢了!”说完,站起來向大门走去。

  林子明赶紧站起來追到门边:“小舒,你别这样啊!女人哄哄就行了,万里长城可不是一日筑成的!”

  舒易梵回看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男人你也去好好哄哄吧!看來他也不是好伺候的主!”

  “得,还有心情调侃我,看來还有救,我们可是同一个战营的,千万得守住啊!”

  舒易梵不再说话,摇摇手,向楼下走去。

  门刚被关上,林子明就迫不及待地将顾洛阳拉进房间内。

  ( 只做情人不做妻 /4/4548/ m )